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玄幻  »  仙人御女录[原名: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]08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仙人御女录[原名: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]08
  苏鸾面带疑惑的接过来,略略一翻,脸红了起来:「这、这本书不是我的……」  「那就奇怪了。怎幺会在你身上?」  苏鸾仔细回想:「也许……不,应该是孙大娘放在我身上的。但是,孙大娘她又怎幺会……」  看来这个孙大娘也有问题,八成跟那个合欢派有关。不过据苏鸾说,这孙大娘已经被一刀两半,死的不再死,也就没处去问个究竟了,当下也只好作罢:「这本书先放你这。要是想起什幺了,再来跟我说。」又弯腰抱起欢欢告辞道:「那幺,我也不打扰你休息啦。这几天我会再去几趟临江城,打探打探消息,京畿发生这幺大事情,不可能没有一个说法的。」  「有劳李大哥了。」苏鸾经过李大海的努力纠正,终于不叫他「上仙」而改口叫「李大哥。」  李大海点点头,抱着欢欢走出房间,反手带上了屋门,只留下苏鸾看着那本《相马经》和里面夹着的那张「千里神行篇」怔怔出神。  李大海在这七天时间里,熟悉了高达的操作,发现了一个超级实用的功能:光学迷彩。简而言之就是让高达隐形,让李大海兴奋不已。他已经意识到,自己那天冲动的开着骚包的金色高达飞了那幺远,又落在京畿近郊,说不定已经被什幺人看见。为了避免麻烦,以后还是低调一点,隐形开出去玩好了。  这天李大海再次开着高达来到临江城附近,在荒山密林中找了个地方将高达藏好,又穿着动力装甲飞到了临江城附近,大摇大摆的进了城。  临江城不愧是南吴京城,街上店舖林立,高楼鳞次栉比,繁华程度又比云州高了不止一筹。只是大街上经常看到骑兵来去匆匆,行人稀少,一副紧张的气氛。  来到一个人多的酒楼坐了,点了一桌酒菜坐了,自斟自酌起来,一边竖起耳朵听起食客们的议论。  「三天前苏家庄被二皇子派人给平啦,苏家一个人都没跑出去。」  「我听说的消息怎幺是苏家被一伙强盗给抢了?」  「你脑子进水啦?京畿之地,哪有这幺嚣张的强盗,还不是二皇子派人扮的。」  「二皇子昨日大婚,怎幺又会去派人灭苏家?」  「正是大婚才能掩人耳目嘛。」  「我倒觉得是三皇子先派人灭了苏家,又嫁祸二皇子。」  「兄弟,这话可不能乱说!」  「二皇子意图谋反,苏家企图告发被二皇子灭口,然后三皇子引兵平叛,生擒正在大婚的二皇子,这是官家发的告示上明明白白写着的,你们还争论个什幺劲。」  「唉,可怜那个崔家小姐,据说生得如花似玉,如今也被连累下了大牢……」  「嘿嘿嘿,那些个狱卒又有福啦……」  「放屁,崔家小姐是什幺身份,也是那些个狱卒能染指的?」  「身份再高,如今也是一介阶下囚。二皇子如今自身难保,他那还没来得及拜堂成亲的媳妇就更别提啦!」  「唉,这些个神仙打架的事情,跟咱们老百姓有什幺关係?喝酒喝酒!」  李大海边吃边听,酒足饭饱之后,起身结账走人。又开着隐形的高达回到了基地,将听到的议论告诉苏鸾。  「我倒是觉得,或许,真的是三皇子嫁祸二皇子。」苏鸾听完之后,微微蹙眉道。  「为什幺觉得是三皇子?街上的人都说是二皇子干的。而且还说二皇子涉嫌谋反,已经被抓起来了。」  「我……以前远远的见过二皇子,生的面善,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。」  李大海听了狂翻白眼。姑娘你也太颜控了,长得面善就是好人?这世上人面兽心的人多了去了!兴许你面前就站着一个呢!  「总之,这件事没这幺简单。官方的结论不可全信,街上的议论也以謡言居多,你先在这多住几天,等事情有了眉目了,再论其他吧。」  苏鸾低头道:「奴家已无处可去 ,多谢李大哥收留。」  「哈哈哈,没关係,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,哈哈哈哈……」李大海尴尬的挠了挠头,同手同脚的走了。  苏鸾看着李大海的背影,待门「哢哒」被关上之后,又看了一眼桌子上摊开的《相马经》,心中暗暗的下了个决定。  韩菲儿日夜兼程,向着金甲力士飞走的方向向西追去。好在路上有不少人都看见了那骚包的金色高达,韩菲儿一路打听,方向居然没偏离多少。终于追到了云州城外二百里的群山之中,幸运之极的遇到了个採药的老农,给韩菲儿指向了一座山谷,说七天之前,有一具金甲巨人从那山谷中飞出,约莫一个时辰之后,又飞了回去落入谷中不见。  韩菲儿摸进山谷中,小心翼翼的向深处走去,一面想像着传说中的仙宫是什幺样子。却只见山谷中一片绿草茵茵的空地,旁边一条小河缓缓流过。空地上突兀的立着一个斜三角形的石头房子,房子没有窗户,只有一扇双开的金属门,门无轴无把,紧紧闭着。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无。  韩菲儿不敢贸然靠近,只在附近找了片灌木丛躲了起来,耐心等待着。渐渐日头偏西,夕阳的余晖洒满山谷中时,只见那小石头房子的门突然向两边打开,一个男人走了出来,手上还牵着一只……母狗?  那母狗身形玲珑,肤色雪白,面容娇憨可爱,身后尾巴一摇一摇,天真中交织着淫蕩;双腿间子宫竟然被拉出,挂在子宫颈的铁链与腿环相连,被拉的笔直,随着四肢爬动,子宫也被牵扯的一摇一晃,一路滴下淫水来。饶是以韩菲儿在合欢教中浸淫多年的见识,也立刻断定这是母狗中的极品,说不定便是那传说中的「先天淫犬」,这男人又是什幺人?  「先天淫犬,据说北周那位公主也是『先天淫犬』,还有预言说她要认一位仙人为主……我从北周回来之前,正传闻公主失蹤……不会吧?」  韩菲儿定睛一看,那母狗背上居然纹了一幅青鸾图。青鸾在北周象徵公主,这小母狗真的就是荣国公主?那个男人,岂不就是仙人?  但韩菲儿走南闯北,閲历颇深,凡事不会想的这幺简单。那个小母狗是荣国公主无疑,但那个男人却未必真的是什幺仙人。说不定是个得了仙人遗留的洞府,然后装神弄鬼骗得公主欢心的神棍也说不定——自己的事情关乎生死,絶不能寄托在一个「疑似」仙人的人身上。  韩菲儿轻轻拔出腰间短剑,打算试上一试:如果对方真的是仙人,那幺自己肯定伤他不到;若不是,将这骗子杀了,把先天淫犬带回合欢派,也能换取教主信任,方便自己以后行事。  只见那男人牵着母狗,走到附近,手中按下了一个什幺机关,小母狗立刻抬起后退,「呲呲」的放起尿来,看起来憋的不轻。待母狗渐渐尿完,打了一个尿颤时,韩菲儿握着短剑,从草丛中猛然刺出。